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门观察」:“阿弥陀佛”佛号能作为招呼语,口头禅吗?

rlzf阅读(328)评论(0)

「佛门观察」:“阿弥陀佛”佛号能作为招呼语,口头禅吗?


佛菩萨圣号不离口,是许多佛教徒的习惯,乃至见面时,互致问候,也是“某某菩萨,您好啊”,这似乎成了一种口头禅。

然而,当佛教徒将“阿弥陀佛”佛号,菩萨圣号作为招呼语,口头禅时,当逢人就称呼对方“某某菩萨”时,他们究竟是在积累功德,还是在自背罪业呢? 估计很多佛教徒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一、您身边有这样“口头禅”的人吗?

有一天,我去一亲友的店铺,恰好她不在,一位佛友在帮她看店。

“请问店主去哪了?”我问。

“她刚离开,去探望一位中风的‘老菩萨’了,您先坐下。”那位佛友很有礼貌地回答说。

我当下无语。

学佛的团体经常有组织放生活动。他们每次放生时,一个个对着鱼、泥鳅、螺等等称呼它们是“菩萨”!甚至某某“大师”在“讲经”视频里称呼家里的蚂蚁,蟑螂、蚊子等是“菩萨”。

有一次,我们几位佛友去参加寺庙举办的授菩萨戒法会。在授课期间,法师们称呼我们在家居士“菩萨”或“老菩萨”。如果我们比较听话照做,就会受到教授法师的表扬:不错,今年你们这一批“菩萨/老菩萨”很乖。言下之意,如果有不听话的,就是不乖的“菩萨”!

当然,凡夫嘛,都希望能得到人们的尊重。

因此,当他们听到法师们称呼自己是老菩萨,感觉得到了肯定,心里美滋滋的,似乎自己就是等待往生极乐世界的“菩萨”了,似乎这一辈子在俗世的苦难就因为这一句“老菩萨”,怎么苦怎么累都值了。

因此,他们对法师们是充满着万分好感。因此,谁要是跟某法师的讲法不一致,就是愚痴!

然而,他们忘了我们成就解脱的前提基础是为什么,他们根本不明白学佛修行全凭知见正见。

总之,当今佛教界,在某些法师大力呼吁下,似乎张口“南无阿弥陀佛”,闭口“某某菩萨”,无一众生不是“菩萨”。

结果是:模糊了圣号概念,贻害了众生慧命!

很简单,既然都是“菩萨”,那么娑婆世界就不是五浊恶世了,就是佛国净土了,也就不需要这些法师来苦口婆心的号召一句佛号念到底,决定往生极乐世界了!

二、是谁倡导了这种“口头禅”?

当今飞速发展的网络科技,为佛法的传播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有利条件。于是,某某大法师,什么大活佛就利用虚拟的网络世界,进行所谓的“讲经说法”,这些说法专门捡众生喜欢听的讲,比如——

“众生都是佛啦”

“只要一心念佛号就能成佛啦”

“你把吃药的钱供养寺庙,你的病就好了啦”

“你只要行善就是最好的风水啦”

“你多放生就会改变命运而发财啦”……

而很多学佛者由于佛法基础理论知之甚少,一听学佛或念佛号等有如此的好处,就把这些讲经者当作佛菩萨般的恭敬,认为他们讲的就是佛法,甚至到了八识田中形成所知障,只要不符合这些人讲的,就不是佛法。

甚至某法师更是大讲特讲净土法门。说,其他的佛法、教诫都不需要学习,一句佛号是“万人念万人成”,到极乐世界比回家还方便,真是又轻松、又简单。

此言正合许多学佛之人的心意。修行多累啊,什么修四无量心,六度万行,发菩提心等等多麻烦,而今,这一切的“麻烦”只要一句佛号就代替了,多轻松啊。

于是许多学佛之人对此类法师顶礼膜拜,因为是他传给了众生“成佛捷径”,宛如那位老法师就是“阿弥陀佛”的化身,谁要跟他不一致,就不是佛法,于是前面提到当今佛教界行者之间互称“某某菩萨”的现象就习以为常了。

还有一些法师甚至给出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万法唯心,我们念佛目的是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将来都会成佛。现在见面时念一声“阿弥陀佛”就是种下成佛的种子,称某人“菩萨”就种下菩萨的种子。甚至有说,现在称呼别人“阿弥陀佛”,就是增强他们成佛的信心,是一种“法布施”。

殊不知,这完全是偷换概念,破坏伦理的邪见!这些说法严重违背佛陀教诫,违背万事万法是因果的佛法真谛,贻害了众生慧命。

不得不说,这真是学佛人的悲哀!

三、如此玷辱圣贤的“口头禅”不可取

针对当前佛教界乱称菩萨的现象,南无羌佛在《不要乱称菩萨玷辱圣贤》中明确指出:乱称菩萨是玷辱圣贤。我们佛弟子的礼仪也要符合世间的伦理。

我们只要细想一下都会明白,一个刚刚开始学佛,面对浩瀚如海的佛法有几分了解?怎么可以互相称呼行人为菩萨或佛呢?

众生无始劫轮回,贪嗔痴慢疑业报之身,有生老病死等苦,要靠劳作才有吃住穿行,怎能与佛菩萨相提并论呢?虽然大家发心学佛想成菩萨,即便行持很正,最多还只是因地菩萨而已。

而要修到登地菩萨,还有从一地到二地直到十二地以上大摩诃萨的漫长过程。菩萨神通广大、游戏三昧!凡夫众生有此圣量吗?翻开南无释迦牟尼佛的佛经,在哪一部经典上有称众生是菩萨呢?

因此,当我们得知错误称呼后还不纠错,继续我行我素,那就是瞎修盲练,徒劳行了!

真正的佛弟子应该依法不依人,不管某法师讲得再“天花乱坠”,声音是如何慈悲柔和,面容是如何慈祥,对我们如何称“菩萨”,我们都必须用128条知见进行鉴别,因为我们的目的是了生脱死,不是为了来听好话,戴高帽的。

撰稿:福智

编辑:东山

【佛门观察】为何有人不求解脱而学佛,也会有受用?

rlzf阅读(153)评论(0)

【佛门观察】为何有人不求解脱而学佛,也会有受用?

闲聊时,一位同修说,他学佛不奢望了生脱死,今生只求做个好人就好了,了生脱死好像是太遥远的事情,恐怕难以圆成。

无独有偶,另一场合,又遇到一位女士,她说念佛只求心静,让自己心情愉快就好了,其他的不追求。

学佛多年的老师兄老师姐,居然不以求解脱成就为学佛终极目标,真是让人啼笑皆非。但这又是当前学佛队伍中的普遍现象。

诚然,一些人因为未深入佛门,所以对“学佛修行”存在一些误解,若无正知正见指导,也容易陷入误区。

那我们就一起来探讨一下:学佛若不求了生脱死,会有受用吗?为什么有人不以解脱为目标而学佛也会有受用?

我们先来了解什么是受用?

《受用论》有云:“受用二字属广义用词。凡所做的每一件事,其中都含摄受用之义,又名享受义,故好事坏事幸福痛苦之行业,都脱离不了内含之因果受用,故所以受用乃属随因显果实相广义也,它包括世间法、出世法。修行学道之人,以修炼功行二法,产生法益觉受为受用,无论是佛教、道教、天主教等等,都是为了通过修行而得应有合法享受(受用)。邪门外道通过种种不正之邪法而得受用。”

以下讨论的受用是佛教之受用,不涉及其他。

每个人的根器、因缘各异,所以学佛的目的也不一样。有人想求财源广进,有人求名位双收,有人求身体健康,有人求家庭和睦、人丁兴旺,也有人求脱离六道轮回,得大自在。

虽然大家都上香、礼拜,念佛诵经,修行修法,但有人有受用,有人无受用。所以,我们谈谈学佛受用的几个层次了。

这类人佛号常挂在嘴边,也诚心祈求,虽能得一些受用,如心态的平静安逸,财富增长了,身体转好了,家庭和睦了,子孙绵延了,得到了一定的受用。但这些受用属于人天福报的范畴,是有相、有限量的,终有一天会消耗完。犹如一个农夫,家有良田十亩,却不善开垦,只开辟了寥寥一亩田,还杂草丛生,何谈“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呢?那一亩薄田的收成,不知不觉就吃完了。吃完了,依然不耕耘,那就饱尝饥饿之苦了。

还有一类人,虽以了生脱死为目的,但学佛多年,还没有断疑生信,一会儿怀疑佛法不真,一会儿怀疑上师不正,一会儿怀疑自己业力重,修不起来。经过多年修证,也会有些许的幻境,满以为是证量功夫,其实边际都不着。这样的人,给他佛法的种子,也修不起受用,得不到殊胜法益的。因为种子坏掉了,如何开出菩提的花朵,结出成就的硕果呢?

《金刚经》云:“断疑生信,绝相超宗。”早日忏悔去掉疑心,跟随真正的上师虔心修学吧。

为何学佛?为了生死。了生脱死是学佛人的真正目的,也是修行的终极目的。学佛人依于修行,深入修法,得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幸福无碍之受用,超脱六道轮回,飞跃生死苦海。

如侯欲善居士先去极乐世界参观,再回到人间安排好家事往生净土;普观法师成就肉身舍利巍巍而立;禄东赞法王生死自由,墨迹未干潇洒圆寂;因海圣尊圆寂10天后法体神变成就金刚不坏身,开创佛史新圣章。一系列现代社会有名有姓的成就者历历在目,震撼世人。

既然真正的学佛修行者有如此了生脱死的大受用,为什么有人不以此为目标呢?因为他们迷离颠倒了,修了徒劳行、黑业行和有过行还不自知。

若不相信六道轮回的可怕,只想快乐逍遥过今生,说到死,轻描淡写一句——死了就死了,人总有这一天!那真的是太愚痴了,不知因果报应如影随形,下辈子哪还有机会做人哦。杀一条生命,就要偿还一世,这一生何止伤害了一条生命,遍地都是!恐怕三恶道之苦不可少!想到这里,还能说好好过完今生就好了吗?

佛学与佛法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若只是研究经教,哪只是在佛教理论层面,不知佛法有证量功夫,真空妙有之证境。

如达摩祖师一苇过江,释见慧法师以每小时700公里速度飞行!不以了生脱死为目的的人,任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只是在佛门外徘徊,不明真理,不得其法,相当于小孩捡了黄金,却不知其珍贵,弃置一旁而蒙尘。

也有人虽进入佛门了,知道佛法的伟大殊胜,依然只求今夕过好,不求来日得道。他们不明无常、不怕无常,总觉得来日方长,我明天再修行吧,这也是很多人修不起佛法,不能得法益受用的原因。因为从“明日再修行”这个念头生起的当下,就已经种下了懈怠、堕落的因了,那就只能结空幻、虚无的果。

总而言之,虽都是学佛人,学佛的真正目的——了生脱死还不明了,那就是因地不真,因地不真自然就走到偏道,不能成就解脱,谈不上证果登地圆满佛道了。

若只求人天福报,那是“买椟还珠”,不解真谛,把宝珠舍弃,而把木雕盒子当了宝贝,依然会轮回。

所以说,要得大受用,不生不灭,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无有痛苦,只有幸福,那就得首先明确学佛目的,修行与修法双运结合,才能逐步深入证境,达至幸福之彼岸。

撰稿:悦色

编辑:佛前灯

【佛门观察】佛陀住世,有哪三种人不会“跟佛学佛”?

rlzf阅读(216)评论(0)

【佛门观察】佛陀住世,有哪三种人不会“跟佛学佛”?

一天,我跟一位“净土宗”的佛友品茗聊天,说学佛,谈修行,聊得还算投机。临行时,我将随身携带的南无羌佛所说法《什么叫修行》《极圣解脱大手印》宝书结缘予友人,告诉他这是当今住世佛陀南无羌佛所说法,建议他好好学习。

然而后来再问他学习情况如何?他说宝书还在他的车后备箱忘记拿出来了。不得不说,这是末法时期的普遍现象,愚痴之行。明明佛陀住世了,可是某些学佛人无动于衷。

有哪些人对佛陀住世,无动于衷,或者即便知道佛陀住世,也不会“跟佛学佛”呢?我想至少有以下三种所谓学佛之人:

第一种:只想求世间福报,不为解脱而学佛的人

众所周知,学佛修行目的要出离轮回,了生脱死,解脱诸苦而成圣,直至成佛。然而,当今许多号称学佛的人,其目的并非为了生脱死。他们是为求世间福报或 “赶佛潮”来学佛的。

到寺院走走,处处可见一些人手举高香,虔诚礼佛,祈求的是佛菩萨保佑他升官发财,身体健康,甚至祈求佛菩萨保佑他把 “敌人或竞争对手”打败等等,五花八门……他们自称在“学佛”,而所追求的是“灵不灵”。

他到这个寺院拜佛烧香求福报,如果达成心愿,他就认为跟这个寺庙的“佛菩萨”有缘,此后会经常光顾这寺庙,提着一桶油,供上几盘果,就要求“合家平安健康,事事如意”等等,这可真是“一本亿万利的买卖”啊,天底下真有这么美的事情吗?而一旦哪一天,他的所求没有达成心愿,他就会换另一个寺院去找跟他有缘的“佛菩萨”。他们把佛菩萨当成了做交易的“贪官”了,实为罪过无穷。

有时,他也会求测字算命的“张半仙”给指点迷津,而恰好也实现了目的,那么这位“张半仙”就是他的“佛菩萨”。

因此这样的“学佛者”除非具足福报,善根不错,否则他们即使遇到佛陀,也难以升起真正的学佛信心。

犹如我的那位佛友,他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净土”,现在某个佛学学习小组里担任“主力”,很有一点“成就感”。他说,我已经念佛多年了,如果再跟着南无羌佛的教法重新学,那以前的不都“归零”了吗,不是“白学了”吗?并且我现在很受“尊重”,到了你们那里我还要从底层做起,那不是以前白努力了吗?反正学的“净土宗”也是“佛法”。因此即使“佛陀住世”,友人依旧我行我素!

这些种种的学佛思维无一不是从自己世间法的私利出发,一切围绕着自己的我执面子为中心,因此即使真正遇到佛陀,也难以有次善缘跟着佛陀学习修行,实在是可怜!

第二种:迷信法师言论,被邪知邪见严重污染的人

有一些所谓老修行,一提到学佛,马上念念有词,含着眼泪赞叹某某法师讲得好啊,他们要“一门深入”,末法时期,其他的法都“不行了”,专门就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定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就是他们这一辈子的“事业”了,他们只认某法师的讲法,其他的一律不认。

他们真的了解佛法吗?说实在的他们是念着佛经诽谤着佛陀,南无释迦世尊所传八万四千法门,相应不同根基的众生而说法,到了今天在某些法师的嘴里变成了只有所谓“念佛法门”是真正的佛法了,只要跟着此法师就能解脱,这难道不是诽谤释迦世尊不慈悲吗?

既然“念佛法门”那么好,动动嘴就可以了,那释迦世尊干嘛要众生“发四无量心,广修六度万行”,还要那么多修行干什么? 当年就让众生直接念佛往生不更好吗,何必讲波若法门二十二年?为什么不直接念佛往生呢?你说是吧。

然而在某些法师的倡导下,俨然“念佛法门”已取代了“八万四千法门”,“法师”代替了“佛”, “师弟子”代替了“佛弟子”。

很多信众只是“依人不依法”,在法师名气、光环中,并没有认识到这样的法师实际已经是邪师了,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妖魔了。

因此,这种人即使遇到佛陀住世,他们也错误认为他们现在学的就是佛法,是一样的佛法,并且老法师让他们一门深入,不能“走偏”了,如果再学习其他的,否则“南无阿弥陀佛”就不会接引他们了!他们难以走出“一门深入”的“桎梏”,根本不明白什么是佛陀,什么是佛法。

其实,南无羌佛在《学佛》里讲法,什么叫佛法?佛门的加行、正行、结行的圆满而修就是佛法!

因此,在没有真正了解佛法真谛的前提,被一些邪师的邪知邪见所迷惑和污染后,明明听说佛陀住世,还是“信师胜佛”!

第三种:被号称佛菩萨转世者安上“紧箍咒”的人

当今社会涌现出了大量讲经说法的法王、活佛或法师们,这些人物中一部分是被芸芸信众们虔诚恭称为“佛菩萨”,还有一部分是吃老祖宗本钱的,靠着所谓“转世”、祖师传承等等。

在各个教派,不乏有所谓“观音菩萨化身”“文殊菩萨”化身等等各种佛菩萨化身的人,然而这些号称佛菩萨转世再来的所谓王、佛、高僧大德,绝大多数都是些邪师骗子,他们彼此之间你吹我捧,抱团忽悠,包装了一个又一个光环来迷惑众生。

而很多学佛之人不识正邪,难辨真伪,“依人不依法”就错认邪师为佛菩萨,言听计从,但恰恰就是这些人中,本身不少是波旬子孙再来,他们执行魔之誓愿,就是跟真正的佛菩萨作对。

因此当真正的佛陀南无羌佛来到娑婆世界后,这些就拼命的反对、诽谤、嗔恨,压制其弟子不能跟着佛陀学习!

同时,为了更好的控制弟子,他们就借用《密乘十四根本戒》或《上师五十颂》,制定各种条例进行恐吓弟子,要求弟子们发誓效忠自己的上师,宣传他们一旦背叛上师就要堕地狱。于是弟子们就被他们套上了精神的“枷锁”,被深深套牢,即使面对佛陀住世,也不敢去跟着学习,这一部分在密乘的大部分派别中比比皆是,非常可怕!

南无羌佛住世娑婆,这是佛弟子们最大的福报,作为佛弟子应该是“佛陀住世,以佛为师”,学习真正的如来正法,这才是真正的解脱之道!

以上三种可怜的学佛人中,有你吗?

撰稿东山

编辑:佛前灯

【佛门观察】为何你不敢相信有真正佛陀在人间?

rlzf阅读(155)评论(0)

【佛门观察】为何你不敢相信有真正佛陀在人间?

“师兄啊,如果现在释迦世尊还住世,我砸锅卖铁都要去追随,今生解脱就有保障了”。

高姐坐在我对面,细细的品着我给她泡的茶,声情并茂的分享着她学佛10多年的感悟。

“现在就有佛陀降世人间啊!”我说。

“骗人的吧,怎么可能!?”高姐顿时瞪大眼睛,诧异看着我说。她的第一反应跟我当初一样。

那天,我和高姐整整聊了一个下午。临行,她法喜充满,请走了当今住世佛陀——南无羌佛所说法《什么叫修行》和《学佛》。十多天后,她将宝书送了回来。虽然她客套的说 “我还是专修念佛法门更保险”,但我知道,她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佛陀在住世。

曾有同修问我:为什么一些人经常说“要成就解脱”,但真正的佛陀,真正的佛法来了,他们反而不敢相信,甚至还人云亦云诽谤佛陀呢?”

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和面对的问题。犹如“叶公好龙”,佛教界更不乏“叶公好佛”式的佛教徒。如果撇开这些人是否真想求解脱和各自善根,福报的因素,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邪师误导,二是被骗怕了,三是懒得动脑。

一、邪师误导

2008年4月南无羌佛佛陀身份全面公开,开启世人的寻佛热潮,网络上也掀起了关于真佛假佛的辩论。

有人动辄就说“佛菩萨住世,一旦暴露身份就要入灭,这是佛门规矩”;或说“在弥勒菩萨成佛前,娑婆世界不会有佛降世”,或说“一佛世界无二佛并出”;或说“凡自称佛的,一定不是佛而是魔”,甚至有人以《楞严经》来比对南无羌佛住世的事实……

各种邪说弥漫于各网络平台、文章评论区。

这些说法的中心很突出,目标很明确,就是告诉众生,别奢望在这末法时期有真正的佛菩萨降世人间救渡众生,即便有佛菩萨来,也是不可能暴露身份,祂会像普通人一样在弘扬佛法。

殊不知,这恰恰是妖魔破坏佛法的阴招之一。 有些名头很响亮的法王、法师,也许就是当年波旬魔王向世尊所发愿,派魔子魔孙在末法时期混入僧团来破坏佛法的。他们抛出各种颠倒正邪黑白,混淆圣凡佛魔的邪说,迷惑、误导众生,目的就是阻拦众生亲近住世的佛菩萨,修学如来正法,让众生永堕轮回。

有位比丘曾在南方某寺院修“般舟法门”。当他得知佛陀住世,兴奋不已。在当地居士帮助下,连夜逃出所在寺院的邪师控制,誓求见佛。他连续恭闻了20多盘佛陀法音,常常充满法喜的说“这才是真正的佛法啊”。后来他去一家寺院挂单。没过久,比丘告诉笔者他还是学自己原来的“般舟法门”吧,他说,寺院住持告诉他“这个世界不会有佛陀再来”,并劝笔者不要上当受骗。

糊涂啊,当今一些著名法师都将佛法讲的乱七八糟,那个寺院住持又能了知多少佛法真谛呢?

这就是末法时期的典型特征之一,许多人在“依人不依法”中,上了妖魔邪师的当,自己却不知道。

二、被骗怕了

末法时期,鱼龙混杂,各种邪师骗子粉墨登场。许多佛教徒虔诚修学,不仅没有福慧受用,最后还发现所遇是邪师,是骗子,苦不堪言。有的就此颓废,索性不学,有的虽然继续,却不再相信有圣者在世。

“怎么可能,骗人的吧?”,惊诧、质疑,否定,是很多人听到佛陀住世消息时的第一反应。在人们的思想意识里,根深蒂固的认为,佛菩萨就是寺院大殿的塑像,就是墙壁上的画,就是电影电视艺术里的神话,就是在虚空之中……

因此,一些学佛之人即便听到佛陀住世消息,除了质疑就是无动于衷,而不敢“涉险”,原因就是“被骗怕了”。再加上名头响亮的邪师们的误导和网络上那些诽谤污蔑羌佛的信息,让他们更不敢相信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竟然会有佛陀降世。

北京女居士小荣(化名),初为人母时就开始学佛,拜了当地一位著名法师为师,一心想求解脱。初学佛5年间,她尽心供养师父,全力护持寺院,以为这样就是学佛了,后来却发现这位出家师竟是骗财骗色的邪师。她失望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不久,她又被“北京朝阳仁波切”给忽悠了一把,还差点跟仁波切一起“双修”,为此,她绝望了,决定不再学佛。

在她放弃学佛6年后的2017年,一位闺蜜拉她去佛堂参加共修,闻听南无羌佛法音。初时戒备心满满,也曾一度因为看了网络上诽谤羌佛的言论想放弃。但又碍于闺蜜的面子,勉强参加共修。随着闻法的不断深入,法理不断清晰,她才真正看清了邪魔诽谤佛陀的真面目。

“其实放弃学佛那几年,我过的很痛苦,也很堕落,想继续学又怕再受伤,但总不能因噎废食吧。是南无羌佛的正法让我看到了解脱的希望,而且现在有专治邪师骗子的‘照妖镜’,以南无羌佛所说的《浅释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去鉴照,想再骗我没那么容易了”。小荣在网络电话里对笔者如是感慨。

是啊,当今末法,邪师遍野,学佛之人稍不小心就会上当受骗,最关键还在于是否能像小荣居士那样,冷静、辩证分析正反两面信息和勇于求证。是否能拿起“照妖镜”辩清正邪,大胆前行。

三、懒的动脑

归纳起来,凡是不敢相信南无羌佛就是真正佛陀的佛教徒基本都是那些整天把“解脱”挂嘴上说,其实连无常心、出离心都没有的假修行人,或是那些“懒的动脑,懒的去求证和分析”的人群。

如何拨开迷雾,破除邪见辩真伪?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逻辑推理,“倒过来看问题”。

试想,如果南无羌佛不是真正的佛陀再来,那就不是一个什么“诈骗集团”的概念了,而是邪魔再来。“以邪魔再来”为假设,请自问——

自娑婆有佛教以来,哪一个邪魔外道能将佛法真谛说的如此通俗易懂,深者见深,浅者见浅,高到大菩萨,低到没学佛的人都听的懂,而且法理透彻分明,圆融无碍,去深研一下羌佛所说法《了义经》《什么叫修行》《藉心经说真谛》等等法音佛著吧,那是邪魔能说出的佛法真谛吗?去对比一下吧,佛教史以来,哪位古德祖师、法王活佛法师能将佛法说的如此精妙?

羌佛座下比比皆是,肉身不化的,化虹光的,坐化圆寂的,烧出舍利花、坚固子的成就者,个个有名有姓,随便可查。比如:说走就走,落笔圆寂的禄东赞法王;台湾的的悟明长老;峨眉山普观长老,果章老和尚;江西马祖道场龙居寺的通慧法师等等;

再请自问,有哪个邪魔能教出了这么多了生脱死成就的弟子?这么多弟子的佛法成就,是邪魔能教出的吗?

可以有很多很多个“请自问”,但仅上面两点反问与自问,就完全可以轻松得出结论:南无羌佛是真正的佛陀再来。有那么复杂吗?

为此,建议那些誓求解脱的学佛之人,要放下所知障,莫被邪师误导,别再懒的动脑了,“哪怕砸锅卖铁”都必须去深研学习南无羌佛所说法,看看是否与释迦牟尼佛所说法,法味同源,更应该去求证一下南无羌佛的佛陀觉量是否真实不虚。

因为,佛陀皆因大事因缘而住世,这不是一句空洞的“百千万劫难遭遇”和“稀有难得”所能比喻到位的。更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了我们是解脱成圣还是轮回堕落的原则性问题,赶不上这趟“成就的末班车”,那真正是“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人生很短,学佛路上自己骗自己是很可怜、很可悲的事情。

撰稿:佛前灯

师父生病了,是偿还业障还是“代众生受苦”?

rlzf阅读(479)评论(0)

师父生病了,是偿还业障还是“代众生受苦”? 第1张

很多佛教徒都知道,佛教中有“代众生受苦”这么一个说法。特别是近年来,有很多佛教界的知名人士生重病了,他们的弟子或是他们自己就说是“师父在代众生消业”。甚至有法师讲:“我们学佛就是要生病啊,你看我去年就生了一场病……”导致有些弟子还认为生病是个光荣的事情,甚至大肆宣传。

比如,有一位赫赫有名的法王,是很多著名活佛、仁波切等的上师,弟子人山人海,创办的“五明”佛学院一时间世界有名,很多人视为佛菩萨再来,可是很遗憾他因为得了癌症,病死在华西医院24科(肿瘤科),火化时黑气弥漫,惨不忍睹。事后,有的人却说这是法王慈悲,替众生承担罪业才这样的。

总而言之就是,当今佛教界的很多知名人士遭受了恶报果,但最后却都变成了在“代众生消业”。那如何分辨是他自己业力现前在偿还业障还是他在“代众生受苦”呢?

先以现代高僧普钦法师的公案为例。1935年农历3月19日,法师在海会寺的大殿上,用刀割开了自己胸前的皮和肉,把灯芯草放在里面,周围铺满面团,灌满香油,当时火甚至烧到了四丈高,持续了一整夜。

第二天天亮时,法师已经气绝,胸前烧得皮焦肉烂,当医生清理已烧焦的腐肉时,已经可以看到法师的内脏了,医生都觉得无力回天了,只是草草包扎了一下,但奇迹的是,四天后,法师竟然醒了,并且逐渐康复。

那些所谓“代众生受苦”的佛教人士与普钦法师的大悲行举相比,最大不同在于,普钦法师“代众生受苦”可以在被烧死后,死而复生,而那些美其名曰“代众生受苦”的法师、活佛们,他们在生病后,没有办法让自己的病痛消失,甚至有的直接就病死了。既然自己都活不下来了,还哪有能耐代众生受苦呢?

可想而知要代众生受苦,首先要有代替众生受苦的境界和能力,这种境界谁才有?只有真正的佛菩萨才会有。

当然,凡夫也可以发愿“代众生受苦”。那就是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顶圣佛法《解脱大手印》中所教的“自他交换菩提黑业法”落实在身口意三业的行持上。《解脱大手印》有云:“……若得真修自他交换者生起实相时(圆满次第),有若干种感应,甚而会产生自身痛苦强烈,有生疮恶病,有身如火烧,时如冰浸,时如抽筋,时昏死状,时休克,时如刀割,全身各部种种不同轻重痛苦……”

《解脱大手印》是南无羌佛以始祖报身佛的佛境觉量,将多杰羌佛传给阿弥陀佛等十方诸佛和大菩萨们在修行阶段的最高佛法,示现给娑婆世界的所有众生。若众生能真实修持《解脱大手印》,自然就会快捷成就福慧二资粮,证果登地,这正是《解脱大手印》独具快捷成就之妙宝法门修行精要部分。
然而,遗憾的是,当今佛教界能识南无羌佛所说法为无上瑰宝者,依教奉行者甚少,能真正按照《解脱大手印》法义去落实三业行持者则更少了。更别说那些满身邪见,整天妄语骗人的假修行人,虚名法师活佛了。妖魔者不仅不信不修,还肆意诽谤羌佛呢。

没有真正的修行又怎么可能产生“代众生受苦”的实相呢?

让我们来看看,真正的佛菩萨是如何“代众生受苦”的吧。

2012年,由于南无羌佛代众生担业,三个月的时间成了老人衰竭相,此时很多人见状,生了退失修行的心,于此所逼,无奈之下,南无羌佛只得在公众面前,仅用十分钟就快捷回春驱走衰竭,恢复了体力,变成比祂青少年时代更加庄严英俊的青年相貌。虽然南无羌佛说那是药物的作用,但世界上至今为止,根本就没有如此快捷返老回春、五官大换、眉毛更新、又恢复体力的药物。(见下图)
师父生病了,是偿还业障还是“代众生受苦”? 第2张
上图中,左边的老态照片是2012年10月18日照的,右边返老回春照片是第二天 19 日照的。

又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南无羌佛代众生消业,整条胳膊腐烂,连骨头都能看见了,但是没过几天,整条胳膊却又完好无损。

还有南无阿王诺布帕母。帕母当年示现重病之相,一直重病了好几个月,随时昏然不醒,全身是疮,每天都只能服下少许流汁食品,身体干瘦如藤,变成了残斑裂纹横布的百岁老太君。但第二天,在大家悲痛欲绝的时候,帕母从座上坐起来了,一夜之间,坐在大家面前的不是疾病缠身的老太君,而是年轻庄严的帕母。此等变化自如才是真正是佛菩萨啊。

因此,修行之人可以发愿,也应该发愿“代众生受苦”,那是修行人菩提心的具体行持,但如此发愿,未必就真能实现“自他黑业交换”。犹如我们发愿要成为佛菩萨,未必已经是佛菩萨了。若真能修出为众生担业“代众生受苦”的境界,也必能修出依靠自力或佛力消除业障,解除病痛的境界,而掌病痛于指掌间,轻松自在,变化自如。

是故,别将自己恶报现前的“生病”现象,冠上一个妄语的美名“代众生受苦”,甚至恬不知耻地说“众生病,故我病”。当然,若能按照南无羌佛所说《极圣解脱大手印》的两大心髓去实修,最后自然就能真正“代众生受苦”了。现今还是抱着一颗惭愧心修行比较好。


撰稿:义诚
编辑:佛前灯

台湾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活动圆满成功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这里才有真正的佛法

rlzf阅读(796)评论(0)

记者-台南记者

2020-12-09 17:17:10

台湾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活动圆满成功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这里才有真正的佛法 第1张

     【101新闻网记者薛秀芬报导】台湾世界佛教正心会于12月8日、12月9日假文殊院(重庆南路一段139号)两天举办「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9日下午五点测试活动将结束,该会表示昨天有47位参加者,其中有3位是上次用金刚杠提拿200磅成功者,这次特别请假前来,虽然纷纷落败,也觉得非常开心在台湾就能够得到与美国圣迹寺开初教尊测试使用的金刚钩的加持,此金刚钩是圣迹寺的法器已有近百位信众提拿该金刚钩参加测试,能参加这么殊胜难得的测试活动,请假也值得。

      另外43位参加者有远从南投鹿谷、花莲、高雄等地前来,其中有4位使用金刚杠单手裸手提拿200磅成功,取得用金刚钩提拿自己康体士重量的资格。其中一位体重不到60公斤(129磅)的参加者表示,自己是世界佛教教皇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知道有此测试活动,远从澎湖来到台北参加,在测试前心中只想着:来接受珍贵佛教法器金刚钩的加持!根本没有多的想法,手握上金刚杠后,听到主持人说:测试开始,他就自然提起,没想到竟然提离地面!真是不可思议!直喊着感恩诸佛菩萨!感恩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台湾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活动圆满成功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这里才有真正的佛法 第2张

     有一位参加者是在网络脸书上大肆公开批评开初教尊的刘先生(脸书账号刘X朋,元X宇持有者)昨日到场参加测试结果失败,刘先生就只领取出场费后离开会场。没想到9日中午刘先生在第三公正人律师用餐之际到场,大声咆哮,干扰会场秩序,妨害安宁惊动左邻右舍报警,分局随即派两位警察到会场制止处理。

台湾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活动圆满成功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这里才有真正的佛法 第3张

      截至9日记者截稿前,9日有16位参加者进行测试,只有一位用金刚杠提起200磅具备金刚钩之资格,但之后使用金刚钩没有提起康体士重量,只成功提起139磅悬空八秒。

      该会执行长陈和慧表示:我们很高兴来见证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金刚钩是我们佛教的法器。世界佛教教皇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反对世界佛教总部的拿杵上座,不是为了佛陀自己,而是怕为难佛教徒们,因为在今年二月九号近百人共同大家参与的拿杵上座法会上,包括大力士用金刚钩单手提不起280磅的杠铃,而南无羌佛在被大众请求加逼迫下,将其用金刚钩轻轻提起,悬空8秒,同时也用金刚钩轻轻提起正规金刚杵,悬空13秒钟,律师与公众共同公证,用秤称重量为434.8磅,上超了59段,超过了世界最高标准金刚大力王的上超30段,佛陀真是至高无上,岂是假佛法、假佛教能相提并论的?

      透过今天的测试可知谁是真金,谁是黄铜,谁是圣者,谁是凡夫,谁掌持了真正的佛法,谁没有学到真佛法,我们身为佛弟子,除了要弘扬正法,更要护卫正法!今天社会大众见证了铁一般的事实,该会执行长公开呼吁刘先生对于曾做过的这些诽谤佛法僧等欠缺道德品格,甚至是佛法上所谓阐提的行为公开道歉忏悔,勇于认错者不是懦夫,不是坏人,真正的懦夫、缺德之人是知错而坚持不悔改之人,不要再自误误人!

金刚钩拿杵上座检测 没有人完成180磅

rlzf阅读(363)评论(0)

【记者叶柏成台北报导】美国圣迹寺释正睿比丘尼受金艳萍、徐莅达两位善信所委托,随后又委由台湾世界佛教正心会办理为期两天的“金刚杠拿杵上座”测试今〈8〉日首登场,截至截稿为止,今天报名的30几位男性参加者,平均年龄在36岁左右,体重在70至80公斤,只有两位用金刚杠举起200磅的重量,但没有人使用金刚钩提拿起200磅,在网路脸书上公开批评开初教尊的刘先生提拿三次都失败,于放弃往下减重提领后领取出场费随即离开。

正心会执行长陈和慧表示,“拿杵上座”测试,目的是鉴别学佛修行人是否学到了真正的佛法,来见证实际道行证量对自身体质结构的改变程度,是鉴别一个人是凡夫结构还是具有圣者成份的最科学的检测器,因为圣者的体质成份与凡夫完全是两码事,内质结构和力量天差地别,这是自然存在的差异。

佛法有两部功——性功和体功:一,首先目的求了生脱死,依修行而证般若真谛,此为性功之所证法身解脱;二,是修身体,修四大之躯,健康、体力两个方面,此为体功。身体虚弱,体力不好,这还说有佛法功夫可言吗?如果是佛菩萨转世,却没有圣体质圣体力,而是与虚壳凡夫之人的体质体力一样,连世界大力士“拿杵上座”都超不过,这还是圣者吗?

今天在台北市中正区重庆南路一段139号一楼文殊院公开举行了正规的“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在网路脸书上大肆公开批评开初教尊的刘先生〈脸书帐号刘X朋,元X宇持有者〉也报名参加,于公正第三方的律师及许多民众面前,将该会进行活动使用器材-金刚杠、杠片秤重后,即开始测试。

有一位善信委托该会给予刘先生特别的测试条件:条件一、无论刘子朋先生拿轻拿重,都领取出场费一万元。条件二、单手裸手用金刚钩拿起180磅悬空8秒钟,给予奖金2万元。条件三、单手用金刚钩拿起200磅悬空8秒钟,给予奖金5万元。条件四:单手用金刚钩拿起229磅悬空8秒钟,给予奖金200万元。

刘男先进行180磅的测试,刘先生在一分钟内用金刚钩提拿三次都没有维持悬空八秒,测试结果失败,经请求主持人,主持人同意,他单手提拿金刚杠180磅照常失败。主持人告知依佛教内部规定你愿意继续再往下减重提领,测试一下你实际的提领重量吗?他拒绝就只领取出场费后离开会场。

正心会表示,在脸书上大放厥词的刘先生,也没有用金刚钩举起测试公告中的重量。刘先生身为佛教外行,却大肆诽谤佛陀,诋毁佛法,为了践踏开初教尊老人,在网路上散布众多不实言论,透过今天的测试可知谁是真金,谁是黄铜,谁是圣者,谁是凡夫,谁掌持了真正的佛法,谁没有学到真佛法,今天社会大众见证了铁一般的事实。

陈和慧呼吁刘先生对于曾做过的这些诽谤佛法僧等欠缺道德品格,甚至是佛法上所谓阐提的行为公开道歉忏悔,勇于认错者不是懦夫,不是坏人,真正的懦夫、缺德之人是知错而坚持不悔改之人。

金刚钩拿杵上座检测 没有人完成180磅 第1张

图说:八十八岁、体重一百八十七磅的开初教尊,今年在圣迹寺第二次用金刚钩测试二百三十磅悬空八秒钟成功。〈照片世界佛教正心会提供〉

金刚钩拿杵上座检测 没有人完成180磅 第2张

图说:世界佛教正心会举办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测试者刘先生〈脸书帐号持有者元X宇〉用金刚钩提拿一百八十磅失败。〈照片世界佛教正心会提供〉

金刚钩拿杵上座检测 没有人完成180磅 第3张

图说:世界佛教正心会举办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上次成功用金刚杠提起二百磅的参加者,此次又来参加用金刚钩提拿一百八十八磅提拿失败。〈照片世界佛教正心会提供〉

金刚钩拿杵上座检测 没有人完成180磅 第4张

图说:世界佛教正心会举办金刚钩拿杵上座测试,该会邀请公正第三人律师〈中站者〉在大众面前秤量使用器具重量。〈照片世界佛教正心会提供〉

新闻网址:https://today.line.me/tw/v2/arti … 180%E7%A3%85-LyN1or

拿杵上座活动圆满 前来报名的大力男士信心满满 怎奈无力降伏杠铃盘

rlzf阅读(344)评论(0)

2020-11-09 16:00:58  记者林福来综合报导  

拿杵上座活动圆满 前来报名的大力男士信心满满 怎奈无力降伏杠铃盘 第1张

图:美国圣迹寺释正睿比丘尼受金艳萍、徐莅达两位善信的委托办理「拿杵上座」的活动,约十天前释正睿比丘尼代表金艳萍、徐莅达委托台湾的世界佛教正心会在台举办”拿杵上座”活动。(单位提供)

 

拿杵上座活动圆满,前来报名的大力男士信心满满,怎奈无力降伏杠铃盘,失败而归!

美国圣迹寺释正睿比丘尼受金艳萍、徐莅达两位善信的委托办理「拿杵上座」的活动,约十天前释正睿比丘尼代表金艳萍、徐莅达委托台湾的世界佛教正心会在台举办”拿杵上座”活动。

十一月八日是具体面试检测资格的第一天,该会邀请台北市议员、新北市社会局专委、律师、法学教授、立法院研究员及记者等社会贤达人士公正的第三者在场见证。

十一月九日为拿杵上座测试的最后一天,中午十二时许该会执行长陈和慧接受采访表示,「拿杵上座」是佛教徒们检测佛弟子修行后的身体状况,是增益还是损减所设置的考试验证,在文殊院门口刊登的「悬赏声明」,就是今天这个活动的缘起,主要是两位善信发出悬赏声明五百万美金,足足超过诺贝尔奖金的四倍。

其中,十一月七日接受了二十三位大力士们的报名者,个个雄姿英发,势在必得,特别是其中三位杰出的大力士,正式入选拿杵上座的测试。

另外一位说,明天正式测试,我的力气就更足了。

十一月八日,见证真钢的时候来临了,引磬开启,活动展开,这三位大力士均按法规从他们的康体士的重量开始提拿,结果,三位都在一秒至两秒之间就掉地了,未能成功基本重量康体士,一段也没有上超。

十一月九日上午的应试者,是看到新闻,远从澎湖来到台湾的大力士,年龄六十四岁,信心十足,结果也是连自己的康体士的重量都没有成功。

另一位七十岁的应试者,在第一天已经初步试提了金刚杠铃,为他报了名,结果今天他来电说,他的手酸痛,不能应试了。

拿杵上座活动圆满 前来报名的大力男士信心满满 怎奈无力降伏杠铃盘 第2张

▲拿杵上座活动圆满,前来报名的大力男士信心满满,怎奈无力降伏杠铃盘,失败而归!

 

该会指出,这些所有的大力士们满以为可以打破开初教尊的上超二十二段,获得奖金,哪知道面对金刚杠铃,竟然连自己的康体士都未能达标,一段也没有上超成功。

在现实中见证,这离二十二段实在太遥远了,年将九十岁的开初教尊老人,确实是学到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佛法,超凡入圣了,对于常人大力士来说,没有真正佛法修成的圣者体质,是上超不了二十二段的。

世界佛教教皇-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确实非同凡响,非佛陀莫属,无论怎么评价,都否认不了祂的圣体质圣体力,只有一百八十六磅的体重,单手轻轻拿杵四百三十四点八磅,还悬空十三秒钟,上超五十九段,当天共同参与拿杵的人非常之多,无论什么人上去,双手提拿都纹丝不动,而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轻轻一提就在空中。

当南无羌佛拿杵时,突然大地震动,狂风大作,天龙八部降临,把大帐篷的粗大铁杆都折迭起来了。

尽管佛陀展现圣力空前,而祂竟然说拿杵手痛了,腰也痛了,早上起来一百磅都拿不动了,祂根本不行,跟普通人是一样的。

你们相信吗?佛陀的圣品是多么的崇高啊!明明圣体质在这世界上没有第二人达到,却如此无我谦虚,竟然说自己与大家一样,没有过人之处。相反,有的人言行质量极其低劣,却吹嘘自己如何了得,结果躲到阴暗角落,不敢见人。据说佛陀座下还有几位了不得的弟子,与开初教尊品列左右,甚至比他更高的证量,由此可见,确实是羌佛的真正佛法,体现了所修证的道行体质,绝非常规的佛法能有多掌握的。

该会的指导上师恒性嘉措仁波且是南无羌佛在台弘法弟子之一,跟随佛陀二十多年来,谨遵至尊伟大佛陀恩师的教戒,教导弟子们要踏实修行,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今天非常感恩拿杵上座测试在台湾文殊院举办,但拿杵上座不是要比输赢,比高低,而是要验证修学了佛法的弟子,到底取得成就没有?证量有多少?而不是空洞的假佛法,学了什么作用都没有。

另该会表示,刘子朋先生在网络上说要拿杵上座上超二十二段,结果找借口不去圣迹寺,反而说自己如何了得,如何拿得起,还要找三个人,如何比开初教尊强,骂开初教尊”老太婆”。

有一句话叫”黄毛未干,乳臭未足”,不知刘先生你可否理解?既然你找借口不到美国,为了迁就你,正心会把金刚杠拿到了台湾,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金钱,为你刘子朋在台湾举行三天拿杵上座的测试活动,让大家见识一下,看你刘子朋和你找来的人,是否有资格到美国圣迹寺拿杵上座,可是这三天等你,你一直躲藏起来,这这算什么人呢?

网络上,很多人都说你是一个说假话、以欺世盗名而生活的人,你找借口不去美国,却没有想到,为了证明你在直播中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已,特别迁就你,从美国将金刚杠拿到台湾送到你面前了,可是,你果然是以假话混世的人,吓得抱头鼠窜。
 

其实,拿不拿得起杵并不丢人,关键是刘子朋在直播上编造胡说,弄虚作假,欺瞒大众,实在不是人伦道德所拥有的质量。

现在的测试彻底证实了你就是一个华而不实、谎话连篇、可怜的人!

拿杵上座活动圆满 前来报名的大力男士信心满满 怎奈无力降伏杠铃盘 第3张

「拿杵上座」具体面试检测资格 公正第三人见证

rlzf阅读(368)评论(0)

台湾好新闻

记者黄村杉/新北报导

2020117下午9:40

「拿杵上座」具体面试检测资格 公正第三人见证 第1张

美国圣迹寺释正睿比丘尼受金艳萍、徐莅达两位善信的委托办理「拿杵上座」的具体手续,约10天前释正睿比丘尼委托台湾的世界佛教正心会在台处理“拿杵上座”事宜。11月8日是具体面试检测资格的第一天,该会邀请台北市王鸿薇议员、新北市社会局林坤宗专委、谢佳芸律师、法学教授程明修教授、王煦棋教授、立法院陈研究员及记者等社会贤达人士、公正的第三者见证拿杵上座使用的短柄金刚杠,杠片的重量,同时也见证依举办「拿杵上座」测试公告办法,以及8日、9日于台北文殊院公开举行“拿杵上座”测试。

该会执行长陈和慧表示,「拿杵上座」是佛教徒们检测佛弟子修行后的身体状况,是增益还是损减所设置的考试验证。在文殊院门口的「悬赏声明」,就是今天这个活动的缘起,主要是两位善信发出悬赏声明500万美金。昨天是报名时间在23位报名参加的大力男士民众中,有三位力气较大的男士获得测试资格,正式入选今天的拿杵上座的测试,验证是否具备能超过开初教尊上超22段的功力,是否具备资格到美国圣迹寺“拿杵上座”。


「拿杵上座」具体面试检测资格 公正第三人见证 第2张


世界佛教正心会指出,两位大力男士均按法规从他们的康体士的重量开始提拿,第一位康体士的重量是169磅,手不舒服,没有达到8秒钟的标准拿杵上座失败。第二位也同样按法规以他的康体士的重量175磅起提,手无力抓起,也没有达到8秒钟的标准,基本康体士就未能达标,因此一段也没有上超成功。第三位大力士因工作关系,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没有来得及到场测试。

该会金刚上师恒性嘉措仁波且自2004年到2008年,为代生消业独自一人环岛大礼拜1100公里,成为世界苦修行者的典范。2018年6月行动佛殿开始为国泰民安、世界和平、一切众生祈福,此刻行动佛殿祈福法会第109站,正在嘉义六脚举行。上师一直叮咛我们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教导我们要踏实修行,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恒性嘉措上师说:拿杵上座测试不是要比输赢,比高低,而是印证佛法的伟大。

「拿杵上座」具体面试检测资格 公正第三人见证 第3张

第一位测试者()准备提拿,世界佛教正心会了邀请公正的第三者:台北市王鸿薇议员、新北市社会局林坤宗专委、谢佳芸律师、法学教授程明修教授、王煦棋教授、立法院陈研究员及记者共同检查见证


世界佛教正心会说,今天很高兴邀请多位社会贤达人士来见证拿杵上座测试,恒性嘉措尊者的佛陀师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也说过:“作为一个佛教徒,重要是在深入经律论、注重修行,所做一切皆利众生,方能修法受用。另对于身体健康,在证量上是很重要的标示,可是,拿杵上座鉴体印证体质内力我不太赞同,这不是为我释辞,而是关键在考试拉杵鉴体会为难很多男性考人,我觉得总部的门坎设得过高,太严了些。当然,我也唯愿大家百病皆无,身体健康,气脉舒畅,个个都成优体士。”修行学佛以成就解脱为目的,祈愿大家一起努力让我们的身体状况,不断增益,共证菩提。

「拿杵上座」具体面试检测资格 公正第三人见证 第4张

工作人员秤重安装杠片,世界佛教正心会邀请了公正的第三者:台北市王鸿薇议员、新北市社会局林坤宗专委、谢佳芸律师、法学教授程明修教授、王煦棋教授、立法院陈研究员及记者共同检查见证


世界佛教正心会表示,刘子朋先生你在网络上说要拿杵上座上超22段,我们同意你去圣迹寺,还为你保安全出路费,结果你找借口不去,反而说你如何了得,如何拿得起,还要找三个人。现在为了迁就你,我们世界佛教正心会把金刚杠拿到了台湾,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金钱,为你在台湾举行三天拿杵上座的测试活动,可是,报名这一天,你不敢来报名,不敢来证明你自己。


「拿杵上座」具体面试检测资格 公正第三人见证 第5张

世界佛教正心会邀请台北市王鸿薇议员、新北市社会局林坤宗专委、谢佳芸律师、法学教授程明修教授、王煦棋教授、立法院陈研究员及记者等公正的第三者一同来检查见证拿杵上座


而网络上说你是一个说假话、欺世盗名的人,为了证明你是不是一个说假话的人,我们已经迁就你,将金刚杠拿到台湾送到你面前了,这一下你找不到借口了吧?可是,你竟然没有来报名。你为什么不来呢?难道你要让所有大众都知道你是一个说假话、说空话的人吗?

 

「拿杵上座」具体面试检测资格 公正第三人见证 第6张

世界佛教正心会举办“拿杵上座”测试公告

rlzf阅读(389)评论(0)

世界佛教正心会举办“拿杵上座”测试公告 第1张


       世界佛教正心会代表美国圣迹寺将在台湾举行佛教“拿杵上座”测试,验证是否具备与开初教尊平起平坐“拿杵上座”的资格。

 

       首先严正声明,我们佛教徒大悲为本,是慈善忍辱修行人,从不与人争斗输赢,绝不争名夺利,因此不会与谁比试高低,也不会对众生搞演示,浪费修行光阴。“拿杵上座”检测,是属于我们佛教徒们,检测内部佛弟子们修行后的身体状况,是增益还是损减,所设置的考试验证,这个验证不是拿来与任何人比输赢的,如果与人争名比高低,那就不是在修行了。正如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当天拿杵时,在大众的强邀之下,帮助把杵提下了金阶,而南无羌佛当即就说,他是一个惭愧的行人,与大家一样,不是圣者,他提了这个杵,手都痛了。而且南无羌佛怕伤及佛教徒们的情绪,隔一天还说,为了提杵,他的手、腰都痛了,第二天一百斤都提不动了,羌佛是何等的圣洁、高尚、无我、以惭愧自居的言行!而是金艳萍、徐莅达两位佛弟子,想验证一下世界上是否有人能单手提得起羌佛所提的434.8磅重,悬空13秒,上超56段。事实上,当天拿杵尾声,公证律师蔡晓薇再度称重验证,发现羌佛上超了59段。至于开初教尊在内部考核时,单手提杵最高为230磅重,悬空8秒钟,也是金艳萍、徐莅达二人自愿发心悬赏500万美金:若有人与开初教尊年龄、体重相仿,能打破开初教尊的纪录,上超22段,便奖赏美金500万,而不是开初教尊要跟哪一个比强弱。我们修行人的目的就是为了修得成就,去利益、关爱众生,没有丝毫伤害他人的行为。
 
       台湾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都知道,本正心会导师恒性嘉措仁波且是一个真正脚踏实地的修行人,在60多岁时,为了代替众生担受苦业,三步一拜,拜佛拜度母,整整拜了台湾岛一圈一千多公里,一切都唯愿众生好。如此真修行者,不会与人争输赢,如果要争名夺利,就不会手脚磨烂,绕岛长拜替生担业了。
 
       这次在台湾举行“拿杵上座”,是为了面试检测资格,主要是台湾刘子朋在网上谤佛谤法谤僧,侮辱开初老人,并狂言与开初教尊站在一起验证,因此,已经看到他从言行道德上是欠缺的,但是,还要看他在实际的体质体力上,是否有资格与开初教尊平起平坐验证,我们才设了在台湾的这场资格检测,而不是演示。
 
       设置有500万美金的奖赏,但对等的条件是,如果刘子朋测试时,提不起上超22段的金刚杵、悬空8秒钟,则证明刘子朋是造谣说假话的人,因此,刘子朋必须在台湾的报上登半个版面,对他所有诽谤和侮辱过的人和事真诚道歉。相反,如果刘子朋提得起上超22段,达到开初教尊的段位,即获得500万美金,但必须注意,只有一笔500万美金的奖金,因此,只能奖赏给一个人,故无论多少人提起上超22段、悬空8秒钟,只能由所有提起上超22段的人自行去分配这500万美金。如果没有人达到上超22段,那金艳萍、徐莅达二人就不予奖赏了。我们希望刘子朋这种言而无信的人不要借故装病或找其它理由不敢来了。我们的声明已经在报上正式公开,我们不会再对你刘子朋怕丢人而不敢来测试所做的任何花言巧语、借口托辞作任何的回复,你是金子是锈铜,到那一天,等你刘子朋正式来测试到美国圣迹寺的资格。
 
       具体面试检测资格如下:
 
       时间:公元2020年11月8日、9日两天,每天上午9点至下午5点
 
       地点:台北市中正区重庆南路一段139号文殊院(总统府斜对面100公尺)
 
       联络电话:(02)2389-9000  /  0915-190-958
 
       联系人:林秀贞
 
       具体办法:
 
       申请参加拿杵悬空8秒钟的人员请在公元2020年11月7日携带身份证件到上述地点登记报名,如果在报名现场提不起200磅重、悬空8秒钟的人,就没有测试资格了,但是欢迎在现场观礼。在报名的同时会称量体重,并签署“自愿参加拿杵上座测试认同书”;
 
       世界佛教正心会将请警察维持现场的安全,但是,如果自愿拿杵者本人在提拿场地上所出现的任何不适、伤害等,均由拿杵者本人自行负责,与主办方无关;
 
       拿杵当用圣迹寺送到台湾的短柄专用测试金刚杠,因为这是本佛教徒考试所制订的规则,但可配上在台湾体育器材商店出售的杠铃盘,其重量将在拿杵前,现场公开称重;
 
       拿杵方法:所有参加拿杵者均必须遵守我们佛教内部测试佛教徒的拿杵规定,不接受任何外来的、非我们佛教内部检测佛教徒的任何其它规定。拿杵人单手裸手抓住金刚杠的中间部位,不能用任何辅助件,不能戴手套,但可以涂擦我们统一提供的防滑粉,单手提起悬空8秒钟。如果已经提起,但悬空时间不足8秒钟,即使是悬空6、7秒钟,都属失败,不作为成功。拿杵者,如果在其年龄、体重的基础上,其拿杵重量达到了上超22段,悬空8秒钟,则具备资格到美国圣迹寺,用法器金刚钩提拉金刚杵,悬空8秒钟,如果该人用金刚钩提拉的重量,同样上超22段,即可获得由金艳萍、徐莅达两位善士自己主动发心悬赏的500万美金。
 
       提拉现场将全程录像,并有具有公证资格的公证人员现场公证。
 
       为防疫需求人入内需测量体温(额温超过37.5度者不能入内)、喷洒酒精消毒,但正式报名测量,于测量时需拿下口罩,核实身分。
 
       报名时间:2020年11月7日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
世界佛教正心会举办“拿杵上座”测试公告 第2张
世界佛教正心会举办“拿杵上座”测试公告 第3张
 
世界佛教正心会举办“拿杵上座”测试公告 第4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