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他带着疑问乞求沩山大师解惑,可为何屡次遭拒?

他带着疑问乞求沩山大师解惑,可为何屡次遭拒?

此画是南宋梁楷所绘《八高僧故事图》中的《智闲拥帚•回睨竹林》,取自禅宗著名公案“一击悟道”。

百丈怀海禅师尚在世传法,智闲禅师遂亲往参学。智闲禅师性识聪敏,教理懂得很多。每逢酬问,他都能侃侃而谈,但是,对于自己的本分事却未曾明白。后来,百丈禅师圆寂了,他便改参师兄沩山灵佑禅师。

智闲禅师经常面对沩山禅师的提问,茫然无对,故屡次乞求沩山禅师为他说破,但是均遭拒绝。绝望之余,智闲禅师便将自己平昔所看的文字付之一炬,说道:“此生不学佛法也,且作个长行粥饭僧,免役心神。”

后来智闲禅师哭着辞别了沩山,开始四处行脚。

一日,智闲禅师正在芟除草木,不经意音,抛起一块瓦砾,恰好打在竹子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他忽然大悟。于是便急忙回到室内,沐浴焚香,遥礼沩山,赞叹道:“和尚大慈,恩逾父母。当时若为我说破,何有今日之事?”并作颂曰:

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

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

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

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

沩山禅师听说了智闲禅师的这首偈子,便对仰山禅师道:“此子彻也。”

公案中,智闲禅师未证道时,虽于教理能侃侃而谈,但落于空洞理论,并未实际证到,后四处行脚,实为依教奉行地去行持,在日常中持戒修行,积功累德,因缘成熟才一击悟道。画中智闲禅师持帚打扫,其寓意不正是通过修行清除垢障、转换因果吗?当障业消除、功德圆满之际,才能依法证道。

在入佛门之前就读过一些禅门的顿悟公案,觉得非常玄奥,莫明所以,又听得一些自诩老资历者夸夸其谈,似有坐等某一天开悟的架势。后来恭闻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法音,恭读了《学佛》之后才明白,无论禅宗、净土,还是显宗、密宗,只要想真正学佛成就,就必须做两件事:修行和学法。不修行不能成就,只修行不学法也不能成就,两者缺一不可。很多人看了禅宗顿悟法门的公案,就妄想着开悟,却不知这已成为痴心妄想。因为因果业力不是开悟了就能解决的。那种只知口若悬河高谈阔论,不知修行,不学佛法之士,永远也不可能证道成就。

在南无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代,善根深厚,大事因缘,一旦开悟就证到六大神通,但后世祖师,开悟了还要用功,如菩提达摩祖师是禅宗的初祖,开悟了还要面壁九年,哪里是一悟就悟了。如果只要开悟就证道了,那是违背因果的,是违背释迦世尊的真谛教诫的。试想一下,一个恶贯满盈的人也来个开悟证道,哪里还有善恶果报呢?佛陀所说因果不昧岂不成了假的了吗?世尊说法告诫行人要行四无量心、菩提心、六度万行等等八万四千法拿来干啥呢?不是开悟就行了吗?何必去劳累守那么多戒、修那么多行呢?佛陀告诉我们,不修行只讲开悟,那不是开悟,而是误开,错误地打开三恶道之门!

开悟只是理性上的一种明白概念,是空洞的理想主义,不切合实际。想开悟的人,想证到法性真如,证到不来不去、了生脱死的境界。但是如果不修行,做功课时业障就来了,想四大皆空来个如来大定,结果却落入昏沉、睡眠;想要住入空性,却天南海北地想问题,连自己都忘了,根本不知是在参禅打坐,思想上早都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业力会牵制着我们,让我们处在凡夫境界不得解脱。

那为何又有禅宗祖师们的顿悟公案呢?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给我们揭开了这个谜底——原来像六祖慧能、江西马祖、石头希迁,包括近代的太虚大师、虚云长老等等,祂们都不是凡夫修道,而是乘愿再来的圣者,如六祖慧能就是金刚菩萨再来。祂们来表法,表释迦世尊所说《金刚经》、《心经》之般若真谛,证明释迦世尊所说乃真实不虚。但是,真谛了真谛,佛菩萨们已经证到的真谛,却不是我们凡夫能凭开悟就取得的,就算我们明白了不生不灭、法性真如的道理,如果不修行,因果无法转换,更谈不上解脱成圣。要证得般若自性,成就解脱,就必须从修行入手,否则一切都是违背因果的空说而已。

正如“一击悟道”公案中,沩山禅师为什么不为智闲禅师说破?因为说破无用,那是他人珍宝。智闲禅师必须要去如法修行,在日常的劳作中,在一粥一饭行住坐卧中,履行佛陀的教戒,功行圆满才水到渠成,方能悟道。如果我们不修行,就想哪天来个一击悟道,那无论扔多少瓦石,打响多少竹子,也仍然心被境所迁起分别心,断不了妄想,我们还是凡夫一个,解脱不了。

“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智闲禅师悟道之后都强调不能假修持,还要继续修行用功,那处于凡夫修行阶段的我们呢?

要想证到释迦世尊所说宇宙人生的真谛,了脱生死,脱离轮回,必须按照十方诸佛教导的修行,从行持上改正自己,要严持佛教戒律,大悲为本,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舍己利他,忍辱愧行,自净其意,把自己修成最善良的行人,这样业力才能减轻,结合修法,才能深入证境,获得实际的证量,步入成就境,脱离众生苦,了脱生死轮,圆满成佛道。

撰文:尉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