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鸡飞狗跳中,我领悟到了生活的柔软与真意!

在鸡飞狗跳中,我领悟到了生活的柔软与真意!

疫情第三年,城里打工族中流行一句话: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这句自嘲的话,也是我的写照。我回到了如《乡村爱情》般的北方乡镇。新的工作地点在人山人海的农村大集市附近,我在弟弟的工厂做工作餐。因为常有剩饭剩菜,所以我养了狗和鸡,生活也就陷入了鸡飞狗跳中。

妞妞是只漂亮却胆小的母狗,一般出门我不会带它,可出乎意料的是,它常常悄悄跟着,以电线杆子或墙角为掩护,尾随我身后。我返家时,它抢先回来,像没事似的趴在门口等着我。这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记忆最深的一次,一只很大的老鼠把我堵在门角,我惊吓得窜了起来,那一刻我狂叫妞妞,它飞奔到我面前来解围!从这之后,我再也不嘲笑它胆小了。

这里的鸡也挺有意思。

隔壁邻居送来了一只大黄母鸡,样子有点滑稽——脖子和翅膀都秃了毛。它经常被狗扑咬,所以成了半袒露的可怜样儿,主人看在它每天下蛋的功劳上让其苟活于世。

可能被狗追逐锻炼出了胆量,它来的第一天一点也不胆怯,吃够了食就“咯咯哒”叫唤着出了厂门。我想它走了就回不来了吧,毕竟这不是它熟悉的领地。可到了晚上它又溜达回来了,找个地方耷拉着脑袋就睡觉。而且它每天如此,出去溜达,回来下蛋,两点一线,熟门熟路。

最有趣的是,每次大黄母鸡被大公鸡追逐的时候,它都会惊慌地拍打着没毛的翅膀飞奔着扑倒在我的脚下,仰头急切让我抱它。每当我抱起它时,健壮的大公鸡风风火火却总是来迟一步,它气恼地围着我绕上两圈,然后迈开大爪子“咯咯咯”一声扬长而去。大黄母鸡看它走开,才挣脱下来,迈着肥胖的身子又遛出门去!

还有,厂里的两只大公鸡成了死对头,撕打起来拉都拉不开。略小的那只五彩公鸡总能占上风,另一只“大个子鸡”却是鸡冠子鲜血直流,鸡毛飞扬。

在朝夕相处中,我仿佛听懂了鸡的语言,也感受到它们的喜怒哀乐,同时也被妞妞的忠诚体贴所打动,它那么通人性!

这里的动物用各自的方式真诚待我,没有算计,没有斗嘴呕气,给我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但凡在餐桌上看到了它们的同类,被做成了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我不禁悲从心涌。那不是美食,是我家妞妞与大黄鸡的同伴们,是我无始劫以来的亲人。在轮回的长河中,它们不幸投生到了畜生道,此时它们认识我、叫我,可我不认识它们,它们痛苦无比、伤心无比,乃至受到我的宰杀……我体会到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极圣解脱大手印》里说的法义。如果我不能脱离苦海,这或许也是我的将来。

我对弟弟们说,因果和轮回是真实存在的,不是迷信,不是你信就有,不信就没有,众生随自己所种的善恶二因而偿还相应的果报。佛陀告诉我们,轮回是可以脱离的,就是要修行修法相结合!要脱离这个苦海,首先一定要先戒杀生,多行放生

如果认为那些动物生来就是给人吃的,那就是置往昔亲人于不顾,愚昧不受教化,怎能成就解脱?

我不能违背佛陀教戒,做“夺命养己”之事。无论妞妞、公鸡或母鸡,我不会把你们的一生变成我的一餐!

不管我的弟弟们是否听得进,我都要种下不杀生的种子。

在现有的条件下,我让身边的它们听佛号,听诵经,结殊胜法缘,我还要用心做素菜,让工人们吃得健康,吃出美味。我自己吃素多年,实行放生决不杀生。我希望我们的存让它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这段乡镇生活给我最有价值的收获是——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更理解了“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在鸡飞狗跳中,我领悟到了生活的柔软与真意!

撰稿:明行

编辑:炊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