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曾经为了两分钱,我几乎失去了尊严

曾经为了两分钱,我几乎失去了尊严

大多数人都说我太节俭,都什么年代了,还那么精打细算,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是父母含在嘴里的宝,习惯了大手大脚,铺张浪费!聚餐点一大堆吃不完倒了,透支福报;衣服赶时尚,没钱了向家人要,甚至刷爆了卡还借高利贷,只为一时光亮。别人说我古板也好,老顽固也好,由他人去说,不经历岁月的风霜,怎知人世间的苦啊!

在我十七八岁时,母亲因为身体不好,被舅舅接回娘家靖江看病。母亲去了好多天了,父亲凑了点钱叫我去探望母亲。

那个年代的衣服,是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了老三穿,我是家中么儿,轮到我时几乎是补丁叠补丁。难得去趟外公外婆家,总不能太寒酸吧?于是像花木兰一样东市买俊马,南市买鞍头,北市买长鞭。我借了志林哥的笔挺中山装,隔壁张哥的新裤子,朱雪州的皮鞋,还在中山装的口袋外别了支钢笔。嗨,人靠衣装马靠鞍,看起来也算人模人样了。

兴冲冲地出发,跑到兰门沙,要摆渡才能到码头,摆渡要2分钱,乘船要几元钱。在船上,中午没饭吃,我饿着肚子去外婆家再吃。外婆家在靖江城里,条件好。上了岸,算好了回来的路费,剩下的钱都用来买点心、糕点提去了外婆家。

母亲看上去气色好多了,但还得继续医治。我玩了几天,该回家了,当时火柴紧张,阿姨在供销社工作方便,给我包里塞满了吃的和火柴。舅舅送我去了码头,依依惜别!

又到中饭时,我打开包吃了些点心。干货吃下去,一会儿就口渴难忍,这时有卖茶的,二分钱一杯,我就摸出口袋里的二分钱买了杯解渴,凉爽爽一杯下肚,还没舒服一会,突然眼就直了,完了完了!昏了头了!竟把摆渡的二分钱买了茶了,没钱摆渡了,咋个办?

摆渡人是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我硬着头皮上了渡船,故意拖在最后,等前面的人走光了,这才战战兢兢对老人说:“老伯伯,我没钱。”老人一听青筋直冒,他说:“你这个年轻人,太不地道了,连二分钱也想赖?”我说我真的没钱。老人暴跳起来:“你穿得人模狗样皮鞋铮亮的会没有钱?!你不想给就不给,别喊没钱。”

我憋红的脸估计像猴子屁股了,恨不得钻地缝去,告诉他这衣服是借的,怎么怎么的经过,老人余怒未消根本不听。我说:“老伯伯,我给你盒火柴(当时五分钱一盒)抵摆渡钱吧。”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盒火柴递给老人,老人一下怔住了,半响他有点哽咽地说:“年轻人,看来你真的是没钱,混账混账,我竟然这么骂你,错怪你了。哎,真是一钱憋死英雄汉,谁都有过不去的时候。我看你穿得这么光鲜,以为你说谎,火得想一篙子把你打下江。哎,该死该死,小伙子你走吧,我不要你的火柴。”我又硬塞给他,推搡了好久老人才收下。

佛陀说法,众生的资粮有定数,有什么样的福报、财源、富贵、荣华、罪业、果报、灾难,都由因果决定。当然依靠修行可以转换因果。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奉劝当今的年轻人,不要过早消耗自己的福报,福报享尽了就要受穷了。就如银行存的钱,你天天去取,用完了你咋个办?珍惜吧!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来之不易,只是太多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罢了。

口述:慈恩

撰稿:葵心

编辑:对白云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